孩子們正遭受「溺愛病毒」的攻擊!他們擁有的物質比上一代多5倍,受到前所未有的關注。然而,他們卻不滿足,還出現負向行為。愛孩子容易,用對的方式去愛,卻很難……


有一種病毒, 正在全球各個角落肆虐,對著孩子們發動攻擊。如果你是個非常疼愛孩子的父母,小心了!

這個病毒的感染源不在空氣中,被感染也不會發燒、嘔吐,但日子一久,孩子可能出現七大負面人格特徵:驕傲、憤怒、妒嫉、懶散、暴食厭食、陷溺、貪婪,從而影響一輩子的競爭力。

現象:千禧之子常見被溺愛兒童症候群

這個病毒帶來的症狀,名叫「被溺愛兒童症候群」(Pampered Child Syndrome),感染源只附著在父母身上,在一九八○年以後出生的孩子們,發病率尤高。這已成為二○○○年以來全球兒童教育界最憂心的現象。

卡拉(Carla Wagner),十七歲,美國佛羅里達州學生。這一天,她用美國運通金卡消費了一杯龍舌蘭,酒後,她駕著Audi A4揚長而去,撞到了一位女學生。當法院打算以酒醉駕車以及傷害的罪名起訴她時,她的父母問法官:「那麼,卡拉今年夏天是不是還可以像往年一樣到巴黎度過夏天?」

這是二○○一年八月,美國《時代》雜誌封面故事「Power Struggle, who's in charge here?」裡的真實案例,該主題係探討美國小孩被溺愛及父母企圖扭轉這個風氣的情況。

二○○五年十月,英國《泰晤士報》也刊出一篇專文:「如何終結被溺愛兒童症候群?」(How to end spoilt brat syndrome?),文中提到一個案例:

「她,只有十三歲,已經有了第一次性經驗,用違禁藥品,自殺過一次,每次離家出走都要好幾天才回去。」你可能會認為,這個少女成長於暴力家庭,事實不然,她的父母受良好的高等教育,總是細心呵護,給她一切她所要的,讓她成為家中的「老大」!

這個女孩,正遭受「被溺愛兒童症候群」的侵襲!

調查:三分之二父母承認孩子被寵壞

不止英、美國,這股病毒也入侵了台灣。阿文(化名,編按:根據〈兒童及少年福利法〉,兒童及少年未受適當之養育或照顧時,媒體不得報導該兒童及少年之姓名),基隆某國中三年級學生。

國小時,他很聰明,父母極度寵愛。一次他欺負同學,老師請父母來學校。他的父親,從BMW座車下來,就怒氣沖沖直奔找導師,母親則穿著水藍色碎鑽小禮服,隨後跟來。父親劈頭說:「我的兒子,我很了解!」母親再說:「我家阿文很乖,一定是有人激怒他,才會欺負人。」阿文就這樣一直被護著進入國中。

國一時,阿文的學習狀況有了變化。數學老師發現他連簡單的運算都不會,請父母來校了解狀況,導師說:「也許他要去檢定一下智力……」話還沒完,阿文父親拍桌:「你腦袋才有問題!」

升上國二,父母這時才意識事態越來越嚴重。父母決定帶他去鑑定。鑑定結果出爐,醫生說:「阿文是抗拒學習,而且懶惰,造成智力退化。」夫妻倆回想著過去一味稱讚阿文的結果,竟讓兒子變成這樣,兩人愣在原地,久久不能言語。

過去,人們總高唱「給孩子的愛永遠不嫌多」。但如今,過多的愛、不當的愛,卻讓孩子們失去競爭力,甚至產生負向性格。

以下六個數據,分別來自二○○一年哈佛大學的研究、二○○一年CNN及《時代》雜誌聯合進行的民調、二○○二年美國非營利公共意見研究團體Public Agenda的調查:

一、八○%的人,都認為今天的孩子比十年或十五年前被寵壞了。

二、三分之二的父母承認自己的孩子被寵壞了。

三、七五%的人認為,現在小孩比以前做更少的家事。

四、只有九%的成人認為,他們在公共場所看到的孩子「對成人有所尊重」。

五、三分之一以上的老師,因為「無法忍受」學生的行為,認真的考慮離開教職,或他們知道有人因此離職。

六、也是最驚人的數據,一九八四年時,孩童可以影響父母達五百億美元的消費。到了二○○一年,這個數字達到三千億美元。更進一步推論,父母給孩子的物質享受,比上一個世代整整成長了五倍!(編按:這段期間兒童人口數僅成長一五%)

這些數據共同指出一個現象:孩子對父母的控制權越來越大,但其被寵壞的現象也越來越嚴重。五倍的愛,五倍的物質,孩子消化得了嗎?

病源:嬰兒潮後期出生的父母易溺愛子女

兒童心理學先驅、哈佛大學心理學教授丹.金德倫(Dan Kindlon),以美國九所學校逾千戶家庭為樣本,研究四至十九歲兒童行為與父母教養方式後,提出一份報告。該報告指出,嬰兒潮後期陸續誕生(一九五五至一九七九年)的父母,很容易變成溺愛的父母,他將其稱為「溺愛世代」。原因有三:一、他們在物質上比上一代富裕;二、孩子生得少;三、他們揚棄權威的教養方式。

在溺愛世代的家庭,美國的平均孩子數目已從四個變為兩個;台灣每個家庭孩子數則僅一.一八人,他們的孩子享受了前所未有的關注與愛。而這一代的父母,過去都被權威方式管教,因此他們質疑權威,如今他們選擇與兒女做朋友、採取寬鬆的教養方式。

這群溺愛世代生下的孩子們(一九八○年以後出生),被稱為「千禧之子」(Millennials),被譽為「歷史上最偉大的一代」,因為他們擁有最豐富的資源。

根據統計:這群孩子三分之一以上的人房間裡有個人電腦、三成兒童及五成青少年房間裡有電話。他們讓父母或爺爺奶奶帶著到全世界旅行,而且以前屬於大人的活動──出外用餐,現在變成全家人的事;有九○%的父親會進產房看孩子誕生。隨著家庭的收入越多,他們到倫敦聽大笨鐘鐘聲、到巴黎塞納河乘船、到威尼斯聖馬可廣場餵鴿子的機會就越高。

癥結:民主與溺愛,一線之隔

千禧之子,是歷史上得到父母最高注意力的兒童,然而,越多的愛,越多的物質,卻出現越來越嚴重的副作用。

根據教育理論,父母的教養方式有四種類型(民主、權威、溺愛、忽視),此分類係根據父母付出的「溫暖、支持」,與「指導、要求」程度而有所區別。其中,「民主型」父母,是最佳管教方式,他們既給孩子充分的「溫暖、支持」,又給予適當的「指導、要求」,孩子因而感受到父母的關愛與尊重,同時發展出高度的自我接納與個人控制。

但一不小心,「民主型」可能就會變成「溺愛型」父母,兩者常常只是一線之隔。輔大兒童與家庭學所副教授陳富美指出,若只是一味給予「溫暖、支持」,卻未給予「適當的指導、要求」,賦予過度的自由,將變成溺愛型父母,孩子無法制止本身負向、不合理的行為,自我接納能力也低。

而溺愛型父母又可再分為兩類:放任,或過度保護。前者沒有為孩子設定規則,接受孩子所有的欲望和行為。後者則主動代替孩子解決問題,沒有提供孩子嘗試錯誤的機會。

台北現場:怕廁所不乾淨,菲傭陪伴上學

鏡頭轉到台北的大安社區。八歲的Angela(化名),頭髮整齊的程度如同一把利劍削過。她的父母常常出國,收入屬中上程度,但因她是獨生女,從小備受寵愛。

平常她的打扮都是配套好的,花色蘇格蘭裙,肯定搭配相稱的素色上衣,襪子樣式絕不會搶走上衣的風采,腳踩的是ELLE童鞋,連包包款式、該斜背、側背,都有講究。她的人生被父母安排得十分完善,連上廁所這件事也不例外。

她就讀仁愛國小一年級時,每週二中午,菲傭為她送便當。只見菲傭迅速的跑進教室、放下便當,牽著小Angela的手,兩人很快來到廁所前。菲傭一間間敲開廁所的門,「太暗、地上有水、馬桶上有黃漬」的都被淘汰。

如廁完後,菲傭迅速的幫她整理衣服,接著把她拖到洗手台,用肥皂搓了兩分鐘之久。小Angela的媽媽要求她,學校廁所不夠乾淨,若想上大號,盡量忍住不要在學校上,免得「處理不好」。但一年下來,她還是決定將女兒轉到廁所更乾淨的康橋國小。

逢年過節的時候,Angela的媽媽一定認真打點,從接車的阿姨、司機、到外籍課程老師、導師等十幾人,都送上高檔禮品。因為這些錢可保證她的女兒坐上校車最好的座位,一旦在校有任何異常,老師總是第一時間回報、聯絡簿的老師留言也總比別人多得多。

大陸現場:兒子打媽媽巴掌說「雞腿是我的!」

房間有人掃、上廁所有人伺候、出門有人接送,Angela能做什麼呢?常常,她讓自己變成一座雕像,不發一語。她自己解決問題的能力,已經完全被剝奪了。

不只台北,在上海的地鐵車站裡,有很多「地鐵父母」。上海的地鐵有三層,最底層是搭車處。這天,一位爸爸在車站外買早點,他拿著手機,氣急敗壞對著另一頭的太太說:「叫你先去排隊買票啊!上什麼廁所?萬一兒子來不及怎麼辦?」說著邊掏錢、邊罵、邊揮手叫兒子先去月台等。原來,上海父母為了讓寶貝兒女省時間,夫妻兩人分工合作,一人買早點,一人買票,好讓孩子不用浪費時間,多個十分鐘看書。

鴻海集團董事長郭台銘也曾說過一個小故事。他第一次回老家祭祖時,包了一輛計程車。當天,郭台銘趕夜車,從山西南部夜渡黃河。晚上十點多,月光瀉了一地,司機跟郭台銘坐在黃河邊聊天,聊啊聊啊,司機先生竟哭出來了。

原來,這司機每天賺了錢,只吃兩個饅頭、兩根蔥,但為了孩子,他一定會買根雞腿回去給兒子吃。有一次,他生病了,妻子把兒子的雞腿給他吃,兒子竟然打妻子一巴掌說:「這雞腿是我的,為什麼要給爸爸吃?」

美國現場:餐廳拒收失控的小孩進門

郭台銘感嘆:小孩一直以為雞腿是他的,連他爸爸生病了,也不讓步。這種小孩沒有感恩心,只曉得占有,不曉得失去的滋味。

放任的溺愛型父母也很多。在紐約長島,有間名為「船塢」的餐廳,門口就曾掛了牌子寫著:「如果你不能好好控制你的孩子,請你們不要進來用餐。」餐廳的規定則是:「No checks, no credit cards, no cell phones, take screaming children outside.(不收支票、不收信用卡、不能在裡面打行動電話,把會尖叫的小孩帶出去)」。

另一個主角Dorothy(化名),則出現在台北市中心的快樂瑪莉安美語幼稚園。

六歲的Dorothy活在母親對她百依百順的羽翼下,在學校,只要別人不合她的意,她就用尖叫、大吼抗議,母親對她束手無策。

每天,她帶著家裡的高級糖果,從私家轎車下車,略仰著頭慢慢走進學校,她袋裡的糖「叮咚叮咚」碰撞發響。「各位同學,我今天帶來的是摩洛哥可可巧克力糖。」接著,她將糖一顆顆放在同學掌心上,「你,哼!沒有!」只見她跟一個男孩說。

因為昨天這位小男生拉了她的辮子,今天必須接受懲罰。Dorothy在學校,就像「蜂后」一般,懂得利用物質發號施令。

高雄長庚醫院兒童心智科主任周文君分析,孩子在社會互動中,最需要的就是「妥協、分享、互動」三種特質,被溺愛的孩子,容易喪失學習這些特質和演練的機會,就容易自我中心。

幼稚園,是社會情境的第一關,被溺愛的孩子因為不具上述三種特質,容易與同儕出現爭執,隨著時間長大,在人際交往上就會產生挫折感。這個挫折感緊接著會帶來焦慮、憂鬱、拒學,然後產生更多的情緒問題,甚至出現自殺、攻擊性的行為。此外,被放任的孩子,由於將「獲得東西」視為理所當然,通病就是「等不得」,當「無法獲得」的情境出現,就容易出現犯罪行為。

忠告:「易開罐的愛」只會害了孩子

然而,溺愛的問題不在於愛多、愛少,而在於「怎麼愛」。愛的方法正確,孩子的行為加乘;愛的方法不正確,錯誤的行為也更嚴重。

這樣的狀況你應該不陌生,或者,你應該見過:全家吃飯時,父母因為愛孩子,總是主動幫孩子夾菜,將最好的菜留給孩子,等到孩子吃不下,父母才吃下剩餘的菜。久而久之,孩子理所當然以為,「我本來就該吃最好吃的菜」。有一天,當他看到愛吃的食物,問也不問,一口氣全盤吃光,不管其他人是否取用時,你才發現,原來你的愛給錯了方式!

周文君分析,成功的愛,孩子不僅感受到父母的用心,還會回頭反問母親要不要吃一口,而不是全部吃完。這樣的愛,就沒有多餘的問題。

美國權威心理學家、哈佛大學教授羅伯.寇爾斯(Robert Coles)曾對富家子弟進行研究,他指出這些孩子的問題:「儘管擁有財富及特權,可是他們依然不快樂、不滿足。所有的錢財、玩具、旅遊,全都不請自來。他們已擁有許多,還想更多,得到後卻沒有很大的滿足感,只是生出更多的欲望。在這表象之下,充滿著糾結不去的無用感。」

同樣的,因為不虞匱乏,千禧之子也失去努力的動機、生命的熱忱。

也如同美國心理學教授索羅門.史奇莫(Solomon Schimmel)形容希臘諸神,後來為何變成易怒的一群:「正因為他們要什麼有什麼,有任何願望可以馬上實現,就變得不再有希望。希望,是建立在有未實現的理想、有需要花費力氣才能滿足的需要上。由於不需要希望而失去希望,神也會變得煩躁。」

愛孩子,就別讓你的愛,變成「易開罐的愛」:廉價、易開、隨取隨有。收回你的一隻手吧!

自己壞規矩 必然養出驕縱兒女

暑假期間,你的孩子整天打電動、看電視嗎?有一群父母,把孩子送到桃園弘化懷幼院,吃粗食、打坐、誦經、灑掃庭廚,體驗刻苦的生活……

六月底的一個早上,桃園大園鄉的弘化懷幼院院門外,一對姊弟從車上走下來,他倆臉色暗沉,打開汽車後車廂,各自拖著還掛著吊牌的新行李,嘟著嘴,拖著走了十幾步。弟弟哭喪著臉,回過頭問爸媽說:「一定要住下來嗎?」

這時,弘化懷幼院院長林至信剛與院童搬米回來,這對姊弟的爸媽拉著孩子上前說:「林 先生,這孩子在家真不聽話!所以……」

在體驗營:睡統鋪、沒冷氣 菜得吃光、作息正常、自己灑掃

這天起,林姓姊弟倆就要住在懷幼院一個月,參加「生活體驗營」。依照院內規定,這段時間他們不能與父母聯絡,不能帶私人用品,每天早上五點起床,誦經、打坐、灑掃庭廚,晚上九點就寢,假日早晨,全院孩童中班以上年紀的,都得繞著產業道路、在田邊小路走上 六公里 。

放暑假竟是惡夢的開始,沒有電視、漫畫。踹著腳,姊弟倆斜眼瞪著林至信。林至信是懷幼院的創辦人,曾擔任格致國中校長,退休後買了地,專門收養「沒有政府補助照顧」的孩子,如父母坐牢、父母離異的孩子。

懷幼院開始出名,是因為有父母把管不動的「天之驕子」送來,近三年,已有兩百多個孩子參加過生活體驗營。今年暑假,就有二十五位「嬌客」報到,他們來自士林、土城,最遠到彰化鹿港,待的時間短則兩、三天,甚至有位孩子是第二年報到。孩子來之前,林至信會與父母商量,待足雙方約定的時間,看看是否能變化孩子在家中「被寵壞」的性格,才能放人,其間由院方告知父母孩子的狀況。

這天晚上,不到九點,院童們就搬出床墊、棉被、枕頭,直接躺在矩木板的房間入睡,房間沒冷氣,也沒有明確畫分睡覺的位置,大家東倒西歪就睡下。隔天一早,在大樹下用飯。院內沒有餿水桶,因此孩子不僅要將菜吃得精光,菜湯也要喝盡,每個孩子都給林至信看過盤子空了,才能去洗鐵盤、拿飲料、吃水果。

在家中:等著大人伺候 兒子告訴媽媽「你是我的傭人」

七月十五日早上,林姓姊弟的父母出現在院裡, 林 先生找到兒女,要他們收拾細軟回家。姊弟倆一聽父親提早來接,不可置信的說:「我們可以走了嗎?林伯伯有說可以嗎?」

看著丈夫因心疼一雙兒女,比約定時間提早一天來接人,林 太太在旁滿臉不悅。在辦公室,她談起孩子在家的言行說,她總是在吃飯過後,為孩子遞上水果,有一次忘了切,大女兒問她:「水果呢?」母親說忘了,她竟說:「那個本來就是你們大人應該要做的事啊!」

小兒子成績好、聰明,在家幾乎爸媽都順他的意思。在學校發生的每一件事,只聽他抱怨:「死××老師、臭××老師,一天到晚管我!現在換了一個老太婆,哼!長得那麼老,叫她老阿嬤!」

有一天,她正忙,沒顧到兒子要她做的事,兒子竟對她說:「快點!妳是我的傭人耶!」這句話刺穿了她的心,她失了魂,走到哪裡都恍恍惚惚。後來,不管她用積極獎勵,或消極體罰方式矯正孩子的行為,卻都得不到成效。

她問自己:怎麼會從一個愛孩子的母親,變成做很多事卻被嫌得一無是處的傭人?於是,她開始打聽,哪裡有收容所願意讓她這兩個乖張的孩子體驗「缺乏」的生活,遂找上門來。

在教育路上:父母以身作則,才是長久之計

然而,這次的生活體驗,卻因為丈夫心軟而提早結束。「其實我看很多孩子的問題都是父母的,小孩子是白紙,他們會學。所以,是大人過分照顧,不是小孩養尊處優;是大人自己沒禮貌,不是小孩無禮,」林至信說。如果父母自己壞了規矩,當要約束孩子時,孩子還會把他們的話當一回事嗎?

自古有所謂的易子而教,懷幼院也算其例之一。政治大學心理系教授鍾思嘉分析,父母教孩子會涉入情感,若將孩子給老師教、或易子而教,比較冷靜客觀。姑且不論這些體驗營的孩子回家後,是否真的能矯正因溺愛造成的偏差行為;體驗一場原始的簡單生活,或許可以給他們在一無所缺的價值觀裡,有所反省。

然而,易子而教終究不是長久之計,正所謂「蓬生於中,不扶而直」,唯有父母以身作則,才是孩子終身學習的對象。

*鞭子教育,大陸體制外學校搶手

近幾年,杭州出了個「西點男孩訓練中心」、江蘇淮安出了個「行走學校」。一個學校常喊著「拿鞭來,給我打!」一個學校則是拳頭與戒尺隨伺在旁。大陸這兩個體制外的學校最近幾年很「紅火」。

前者一個月的花費約合新台幣八千元,相當於一個下崗工人兩個月的薪水。後者學費更高得讓人咋舌,一進去要收的名目達六項,約六萬六千元,訓練為期一年,半年內非校方原因退訓者,費用概不退還。雖如此,大陸家長還是不斷把被寵溺的孩子送過來。

西點男孩訓練中心的口號是「訓練三月,改變一生」。他們在每間教室和寢室裝攝影機,並且鞭打孩子。鞭子經過特殊處理,打在身上不會特別痛,但會在同伴們面前公開受懲。行走學校的理念則是,「沒有懲罰的教育是不完整的教育」。他們沒有數學、國語課,全上體能訓練課程,可以跟隨學校進行一個月的行走,活動有如在軍隊裡。

然而,最辛苦的還是這些父母。他們在孩子還小的時候花錢寵溺孩子;等孩子大了,再花錢去矯正先前種下的惡習。父母何不在一開始時就把事情做對呢?

Sandrine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打字人
  • 您所蒐集的資料內容,正好是我多年來深藏在心的想<br />
    法。所以想引用您這些資料到我的部落格。因為我正上<br />
    傳了一部影片「小皇帝管訓學校」。<br />
    懇請通融~^^